中华企业文化网 联系天一恒业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华企业文化网 >> 企业文化咨询 >> 企业文化咨询案例 >> 正文

当罡风变成天籁——天一恒业企业文化项目组西北之行侧记

作者:葛秋江 文章来源:北京天一恒业咨询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1/12/30 12:51:14
阅读字号:缩小 放大
    金秋十月,天一恒业企业文化项目小组一行五人,从首都机场出发,经过一小时的空中飞行,到达了被称为内蒙古金三角城市之一的城市鄂尔多斯。这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。此行的目的和任务是考察几家大型企业,并为他们进行企业文化的咨询和诊断。
    鄂尔多斯汉语的意思是“众多的宫殿”。不用说是一座古老的草原城市。老区在东胜,几十年前,同大西北其它地方一样,常年狂风怒吼,黄沙漫漫,缺水,少树,只有掠过草原的大风常年唱着凄凉的歌。
    这种感受,从出鄂尔多斯机场一瞬间就十分清晰:机场周边无边无际,空旷辽阔。风从遥远的山背面爬上来,又顺着山坡爬下来,掠过一马平川的一片开阔地,疯狂地亲吻我们的面颊。它刚猛而又不失热情,雄劲而又不失温柔,一如西北人的粗犷、豪迈的性格。
    还有山!我们目力所及的地方,大自然的一切都显得非常简洁,好像盘古刚完成开天辟地。没人任何人工痕迹。内蒙古的山只宜远望,不可近瞧。山不高,但逶逶迤迤,连绵不断。多是褐中泛黑的颜色,这里的山离天那么近,仿佛伸手就能触及。很少有树。偶有几棵树,也是稀稀疏疏地站在空旷的山丘上,几丛藤本植物相伴左右。它们与蓝天、白云构成了大跨度、大视角的不加丝毫修饰的原始之美、宏阔之美。
    也没有水,所以完全不同于江南的山,江南的山不仅玲珑剔透,锦绣宜人,更重要的是处处有水的点缀,水的滋润。而这里却充满了西北的辽阔和壮丽。绝对找不到水落珠溅、苔绿花红、芳草萋萋的景致,有的只是干燥异常的土壤与碎石。有时我们也想,或许正是没有水,才没有了西北山脉的娇媚气息。已没有一丝一毫阴柔的女儿气,惟存阳刚与雄浑。
    神东天隆是天一恒业的老客户。鄂尔多斯机场就是神东天隆修建的。后来全部交给当地政府管理。我们一出机场。前来迎接我们的是政工科孟主任。据说孟主任是孟子的直系后代,人长得文质彬彬,说话不急不缓,一幅亚圣的夫子相。孟主任并不是出生在内蒙,而是随着西北大开发来到天隆集团的。像孟主任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天隆集团还有很多。早些年读过一本《狼图腾》的书,据说这本书颇受读者爱戴,原因是只有具有狼性才能有野性,才有进攻力。从而得出具有狼性的企业也是在市场上最具有竞争力的企业。对此我总是心存怀疑:既然蒙古民族是最得狼的习性的民族,又何以在历史上昙花一现,从此退出历史舞台?只有野性肯定不是战胜外界困难的法宝,只有人类的知识,才是最高的智慧。当然原始的野性有其自身的优势,但也只有和历史文明相结合,才能迸发出巨大的潜能。或许,正是这种儒家绵羊般的精神内涵和西北地区狼一般的野性的结合,才诞生了天隆集团这样激情澎湃而又充满理性智慧的现代企业。
    神东天隆集团原是神华神东多种经营公司的基础上改制而来,成立多种经营公司的目的本身就是“收编”老弱病残的员工,让主营业务甩掉包袱,大干快上,至于这些编外队伍,能养住自己。别人就心满意足了,谁也没治指望它还能创出什么效益来。据说当时集团公司领导看在眼中,心中也有些不忍,总感觉犹如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可怜孩子,就将鄂尔多斯偏远地区的一个小煤矿送给他们,权当分家之后送给孩子的一块“干粮”吧!
    也许是草原的生存法则启迪了几位领导的智慧吧。要想生存,就要具备狼一样野性和哲人般的智慧。严峻的市场竞争,就像草原残酷的环境,反而成了神东天隆巨大的生存动力。轰轰烈烈的创业就这样开始了,来自辽阔草原的风声成了天隆人激情创业的号角!
    我们这次到天隆集团,是为了更好宣贯企业文化。为天隆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。与几年前相比,企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昔日的丑小鸭已经变成了漂亮的白天鹅。自从2008年我公司为天隆做了企业文化第一期项目之后,天隆集团就像猛虎插上了翅膀,企业发展一日千里,蒸蒸日上。几年时间,就跃升为鄂尔多斯地区首屈一指的大企业。业务也从内蒙古发展到新疆等地,公司拥有了多个煤矿及其附属产业。产值逼近100亿人民币。
    入夜,天隆公司巍峨的办公建筑静静地伫立在夜色中,尽管明月高照,四周悄无声息,但站在星月下,却能感到这里高昂激越的氛围。似乎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空间,都隐藏着千军万马,随时准备扬鞭出征、驰骋疆场一样!处处充满活力,处处充满精神。
    夜风萧瑟,渗入骨髓。站在野外,对于我们这些常年生活在中原地区的人,难以抵御草原罡风的寒冷,只有深邃的天空和璀璨的星辰,千年不变地凝视着茫茫草原。
    我们行程的第二站是陕西神木的恒源集团。一条乌兰木龙河将内蒙和陕西隔开。出内蒙,入陕西,映入视野的风格却迥然不同。内蒙的小山头其实是沙丘,座座相连,中间起伏不大,如果不仔细观看,还看不到中间的断开处,中间既无空白,也不重叠,像不急不燥的驼队,慢慢悠悠在沙漠中行进,或许他们根本就不应该叫山。而是片片相连的小沙丘。入榆林后,看到的都是突兀高起、影影绰绰的山峰,它们逶逶迤迤、连绵不断。山连着山,峰连着峰。好像是造物主将所有的山都堆在了这里一样,陕北简直就是山的世界,山的海洋!车子行驶在山间公路上,举目四望,只见远处苍苍茫茫,一望无际,座座山脉千姿百态,形状各异,如巨蟒、如雄狮,蓄势待发;似波涛,似巨浪,波涛,汹涌澎湃。
    一瞬间,我们似乎明白,李自成、刘志丹为什么从这里起义,八路军为什么从这里展开抗战?原来陕北的山就是由雄劲与苍凉的音符交织而成的交响乐!它赋予人们以不屈和豪迈,也带着悲壮!所以陕北人像大山一样仗义、坚强,也像大山一样纯朴,坚韧!
    十年前,这里的山岭,

[1] [2] 下一页

(中华企业文化网)
  • 前一篇文章:
  • 后一篇文章:
  • 文章录入:xisheng 责任编辑:xisheng
    北京天一恒业企业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企业文化推广网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洛克时代中心A座8A层 电话:010-64983591 信箱:ty@sinoe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