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企业文化网 联系天一恒业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华企业文化网 >> 社会组织文化 >> 人生旅程 >> 正文

一瓶纯净水

作者:未知 文章来源:转载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2-2-20 14:30:40
一瓶纯净水
阅读字号:缩小 放大
    我在超市买纯净水时,一辆黑亮的奥迪跟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,忽快忽慢的三轮把个奥迪弄得提速也不是,减速也不是,一会儿就憋灭两次半火。我想,你奥迪与人家三轮叫什么劲呀,旁边那么宽的马路,打个方向不就过去。瞅了司机一眼,不是那种牛头木耳的主儿嘛,挺帅的,真是林子大了。再瞅三轮车,篷子里塞满鼓鼓的蛇皮袋子和一个农民工。
  农民工透过超市的玻璃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纯净水。眼光的瞬间互换,他添食干裂的嘴唇的动作清晰地我眼睛里盖了个戳儿,印泥是奥迪后排座上散落的那五六瓶纯净水。想一下农民工在蛇皮袋缝隙里射出的眼神,很清澈,像是一个懵懂的少年。
  超市服务员找零时,我以为刚看到的那个生活细节就成了记忆。没有想到,上了火车按号入座后,对面坐的正是那个农民工,不是别的,你看那清澈的眼神,独一无二。此时,能仔细地观察他了:50岁的样子,同时穿了两层毛衫两层夹克,油腻腻的。这也挡不住大大的耳朵上冻出了疮,半白半黑的头发脏兮兮地抿着。一副透着刚毅的浓眉,保护着清澈的眼神。所以,不明事理的人是看不出他的落寞的,那种去打工没有找到工作的落寞。
  天黑透了。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在吃东西,有的拿出自己带的吃食,有的买了盒饭,有的买了八宝粥。对座一女子从上车就开始打电话,好像要把户口迁到北京,回济南取户口顺便请同学或者好朋友吃饭。
  天虽然黑,借着灯光透过车窗看到树上的霜,好像比早晨更多了,天还下起了雾。车又晚点了,来时,就晚点一个半小时。乘警在过道上走,手指着衣帽勾说:“这是谁的包,拿下来,挂着好看,一会儿钱包丢了就不好看了。”列车穿过一座立交桥,橘红色的灯照着城市里几个骑车的行人,勾着背,在雾中很是冷漠。一个老人在发牢骚,“现在如果好人有一半就好了。人防背着人,还叫人嘛!”
  好像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在忙吃饭,没空理这个老人。
  我从坐好后就一边嗑瓜子,一边喝纯净水。三站地就吃光了一大袋,食指和拇指都有痛了。看我喜欢吃,对面那位大妈拿出一塑料袋葵花籽,“看你爱吃瓜子,再来些自家炒的吧!”我忽然想到,里面是不是有药什么的。就说:“我吃得手指都痛了。”大妈还在让我,一边吃一边让。因为开始对人家怀了敌意,也就不好意思再要了。大妈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态,“尝尝吧,自家种的,自家的炒的。”看到大妈双手撑开塑料袋,表情那样真诚,我只好在里面抓了几个瓜子。
  农民工拿出一张饼,吃了起来。他那又粗糙的、干体力活的手,撕起那张饼时都很费劲。打电话的女子看到农民工皲裂的嘴唇,拿出一整瓶纯净水给他。农民工坚决不要。我从他皱起的眉毛里看出了杜绝施舍的那种决绝。女子红着脸把水放回了包里。他的凝结的眉毛才舒展开来,从座下拿出一个该透明却不透明的塑料杯子,里面有半杯冷茶,就小吃店的那种茶水。我好像看到他吃完烩饼把茶壶的水往塑料杯里倒的场景。
  踱过来一个残疾人,一条腿加一条拐。见人就张手要钱,来到女子面前时,拐上挂着的铁碗里已有半碗零币了。大概他喝了,皱起眉头,用手指指女子包里的纯净水。
  我看到那个农民工的脸红了,是腾得一下子红的。很紧张地看着刚才递给自己水的那只手,眉毛皱成了一个团。那只手没有去拿水,她抬起头看了看残疾人,又看了看对面的农民工,手还是没有动。她感觉他们的眼眉皱起时,非常一样。
  残疾人也随着女子的眼睛向农民工看去……扑通就跪下了,然后解开那半条腿,好好的一条腿,说:“爹,儿子始终在骗你说在外面当老板……”
  农民工好像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,他把手伸向女子:“你刚给我的那瓶水呢,我想好了,我要。”
  女子拿出了那瓶纯净水。
  儿子说:“爹,不让你来打工,是因为我的钱,有车,能养活你。”
  农民工说:“我还能用这双手养活自己。”
  儿子说:“我挣钱也是很辛苦的。”
  农民工非常生气:“你骗人更是辛苦,脸都不要了。”
  儿子说:“我与你没说,与村里的人也没说。你们只知道我是一个有奥迪的老板。”
  农民工皱起了眉头,清澈的眼神里满是怒火,冲着儿子的脸上就是一记耳光。
  我看出来了,那个开奥迪车的帅小伙儿就是这个假残疾人。(中华企业文化网)
  • 前一篇文章:
  • 后一篇文章:
  • 文章录入:匿名投稿 责任编辑:xisheng
    北京天一恒业企业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企业文化推广网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洛克时代中心A座8A层 电话:010-64983591 信箱:ty@sinoec.net